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觀點摘要 > 詳細內容

龍建輝:“僑緣稟賦”推動廣東高質量開放

中國現有6000多萬華僑華人,廣東籍華僑華人遍布全球,但主要集中于亞洲特別是東南亞地區,這些華僑華人以嶺南文化為“記號”,以敢為人先、開放包容的文化特質,以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華僑華人為載體,讓廣東的全球經貿網絡迅速形成。華商帶動了僑鄉與僑資企業所在地融入海外華商網絡,分享其資源與信息,開展交流與合作,進而走向國際市場。華僑華人的社會關系和華商網絡,是一種典型的“社會資本”,是廣東省的“僑緣稟賦”。

引進來:華僑華人是廣東經濟社會發展的見證者和參與者

廣東是著名的僑鄉,改革開放40年來,廣大華僑華人是廣東改革開放的先行者和生力軍,是廣東面向全球、擴大開放的見證者和參與者。華商企業填補了稀缺的資本,增加了就業,促進了廣東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推動了思想解放和制度創新,加速了對外貿易的發展,推動了技術溢出,引進了先進的管理模式并為廣東培育了大量人力資本。華僑華人的資金和技術對廣東的工業、農業、交通、通訊、電力、教育、文化、醫療衛生等領域都有重要貢獻。廣東籍的華僑華人遍布世界各地,通過各種形式在廣東投資,投資生產的產品又通過華商海外貿易網絡銷售出去,這種方式不僅帶動了經濟的發展,同時也推動并加速了廣東全球貿易網絡的形成。

廣東在全球的3000多萬華僑華人,其中超過70%分布在亞洲。華商在國際產業梯度轉移的過程中投資家鄉,從“三來一補”開始,在勞動密集型的制造業領域投資設廠,帶動了僑鄉與沿海地區的工業化。深圳、東莞是珠三角地區的代表,成為這一進程的先驅。研究顯示,廣東省的進出口總額與分布在亞洲的華僑華人數量具有顯著的依存關系。隨著廣東外經貿轉型和高質量發展的戰略需要,華商也與廣東經濟“同頻共振”,在尋求轉型路徑。

走出去:華僑華人是廣東企業了解當地“硬環境”和“軟環境”的聯系人

2001年中國加入WTO,同一年,“走出去”寫進了國家“十五規劃”。當時廣東經過20多年的改革開放,土地、勞動力等要素成本節節攀升(珠三角地區表現更為明顯),產業轉型升級和產業轉移是眾多企業面臨的挑戰,轉型升級難以在短時間內完成,產業轉移成為眾多企業的必然選擇。廣東省產業轉移相比其他地區“先走一步”,一方面,政府通過企業和勞動力“雙轉移”政策引導勞動密集型企業向粵東粵西粵北轉移;另一方面,鼓勵有條件的企業“走出去”,融入國際網絡,參與國際競爭。一批品牌企業通過“走出去”開拓了國際市場,提升了企業綜合實力,現已初具跨國公司雛形,使“廣東名片”在全球有了更多的話語權。

企業“走出去”,有機會融入國際市場和網絡,但要面對“硬環境”的挑戰,更要面對“軟環境”的挑戰。投資的“硬環境”包括經濟環境、制度環境、基礎設施、自然資源等。不同的國家和地區,“硬環境”的情況及檔次不同,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對這些投資環境不甚了解,可能會給企業帶來災難性后果。而投資的“軟環境”主要指人文環境,包括政治、社會、宗教、語言、民俗等因素,這些因素具有很大的“隱蔽性”,常常是企業“走出去”后產生“水土不服”的關鍵因素。華僑華人通過項目合作、項目引介等方式,在廣東企業“走出去”中發揮了聯系人的作用,通過“僑緣稟賦”,可以讓“走出去”的企業很快了解當地的“硬環境”和“軟環境”,大大降低了企業的投資風險,在企業融入全球經貿網絡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中介”和“橋梁”作用。

毫無疑問,“一帶一路”是目前廣東企業實現“走出去”的最大平臺,廣大華僑華人特別是華商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獨特的建設性作用。一是可以推動廣東與沿線各國的交流和溝通,構建互利互信的經貿關系。二是可以拓展廣東參與沿線國家的產業合作。華商利用其在所在國的產業基礎和政商人脈,可以將廣東技術先進、競爭力較強的產業轉移到所在國家和地區。三是可以助力提升“一帶一路”經貿及金融合作水平。華商通曉雙方貿易規則和慣例,有的還擁有貿易渠道和資本優勢,可以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資金支持和經貿合作機會。

織密華商網絡:降低經營風險和交易成本并實現高質量開放

當前,華商呈現“大集中、廣分散”的特點,在地域分布上,主要集中于東南亞、北美和歐洲地區。在所從事行業上分布較散,資金高度分散。怎樣把華商的資產合在一起,在世界上建立一流的公司,是所有華商面臨的挑戰。

華商網絡是指海外華商將中華文化與商業活動相結合,通過貿易、投資、血緣、地緣、宗教等方面的聯系所建立起的一種經營關系網絡。在“引進來”和“走出去”兩個維度織密華僑華人特別是華商網絡,提高網絡節點的密度,實現“抱團發展”和“共生發展”。廣東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應該通過世界華商大會、“華商與中國”高峰論壇、“僑夢苑”等平臺,以“一帶一路”建設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為重點,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通過項目合作、文化交流、華人商會等方式(或組織)嵌入華僑華人及華商網絡。

對于“走出去”的企業而言,融入華商網絡,充分挖掘并利用華僑華人資源,既可以降低經營風險,也可以降低交易成本。華僑華人在我省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華商網絡不僅為廣東與世界各地的經貿合作發揮重要的橋梁紐帶作用,而且由于不少華商發揚敢于“吃螃蟹”的精神,這也為國際資本對粵投資發揮了示范帶頭作用。此外,政府尤其是省僑辦及地方僑務部門,在華商“引進來”及其企業通過華商網絡“走出去”的過程中,應主動搭建多元化的交流平臺,在織密華僑華人社會關系網絡及華商網絡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作者系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港澳臺研究中心研究員